天使资本 助力屌丝手游团队成功逆袭美股市场

更新时间:2021-06-18 02:45:01 作者:漷詩廬 阅读:4414

翟超/制图

一家屌丝手游团队如何高速成长,最终逆袭纳斯达克,成就高大帅的励志史。

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堪称天使投资人和手游团队精诚合作的又一典型,在与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长达1个半小时的沟通中,记者了解了这样一个创业故事:

一家屌丝手游团队如何高速成长,最终逆袭纳斯达克,成就高大帅的励志史。

证券时报记者 陈中

手游行业真欢乐,又一家企业赴美上市。国内手游公司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于当地时间8月7日正式挂牌纳斯达克,融资过亿美元。随着乐逗游戏的上市,其背后最早的投资机构——联想之星也浮出水面。

日前,乐逗游戏背后的天使投资人、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谈及了当年双方结缘的故事,一周时间敲定投资方案,公司放弃赚钱的外包业务转型手游研发,最终摸出手游门道成功上市。

这一过程,堪称游戏类团队在资本助力下,由小做大到上市的“标准化”教科书。

一周时间敲定投资

2010年,王明耀加入联想之星还不到一年,那时,他没想到,自己投资生涯的第一个项目——乐逗游戏,能在短短几年内成功并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乐逗游戏也是联想之星这家年轻的天使投资机构在TMT领域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和第一个成功上市的项目。

20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移动互联网公司是当年投资界最大热点,而手机游戏又是移动互联网创业风潮中最主要的一个门类。当时,联想之星已开始瞄准包括手游在内的TMT行业进行投资。

王明耀对证券时报记者说,手机上的休闲类游戏,一般生命周期比较短,这是风险所在。综合考虑,游戏行业中最有价值的应该是平台类的,如游戏平台、游戏中心等。

当年9月底的一天晚上,王明耀在中关村和游戏圈资深人士、52pk游戏网创始人周桥聊天,谈及圈内的手机游戏平台的公司,周桥想到了一个在深圳做手机游戏的朋友,一个电话过去,这位朋友当时刚好在北京。

于是,天使投资人和创业企业有了第一次接触,双方初步了解后,王明耀觉得不错,一星期后,他带着投资方案来到了深圳。

在深圳梦域科技有限公司(乐逗游戏前身)的小会议室里,公司创始人陈湘宇谈及公司未来规划,对游戏行业的理解。在这个过程中,对方给王明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很真诚,对行业确有很深理解,对公司未来规划非常有逻辑和层次,也有资源做规划中的事情,跟我们想的事情很契合。”王明耀评价道。

事实上,联想之星并不是乐逗接触的第一家投资机构,在此之前,包括国内一流VC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均对这家公司有所接触,但最终都没有达成投资意向。

不过,王明耀基于自身的专业判断,给出了一个超过其他投资机构的投资总额——800万元人民币,且敲定方案仅用了一周时间。

放弃赚钱的外包业务

“总体来讲,越是早期,投资人对创业者的影响越大。这种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战略方向的选择,一个是团队的构建。”王明耀说。从2010至今,他一直担任着创梦天地这家年轻公司的董事。

在拿到投资前,虽有做游戏平台的设想,但乐逗仍是一家主要靠游戏外包业务赚钱的公司。拿到投资后,转型抉择很快就摆在面前。当时的外包业务还能赚钱,而且有更多的外包业务单进来,那么,是要继续接更多的外包业务单,还是将精力集中于研发游戏中心?

讨论后,大家得出结论:在预判手游行业将增长的背景下,一定要转型。“外包业务能不接就不接,但一下全部转到研发游戏中心,有些不甘心。于是定了个原则:外包的单子,对我们有价值的单子,可以给团队练手。如果是纯粹是为了赚钱的单子,不接。”王明耀说。

就这样,公司团队达成一致,给正处于转型期的外包业务作出定位——不以赚钱为目的,以锻炼队伍为目的。

拿到投资后,乐逗在原有办公室的楼上又租了一个办公室,做外包业务的员工被安排在了楼下,主要是锻炼队伍,经过一段时间锻炼,能力水平经过认可的员工便能得到“晋级”,调到楼上参与游戏中心开发。

同时,在团队的组建上,乐逗在早期也经历了一个关键的决策。 按照陈湘宇之前的设想,一旦投资人进来,找到合适的CEO,他就退居幕后当CTO,主管技术和产品。

“当时陈湘宇讲到对公司未来的设想,谈到自己不适合当CEO,谈到对行业的理解,讲得特别有感染力,而且真诚、热情。大家看着,对他说,你不就是最好的CEO人选吗?”王明耀说。

后来陈湘宇再也没有提过不当CEO这个事情。事实也证明,陈湘宇作为一个懂技术的CEO,在公司接下来的资源整合,产品落地,解决技术难题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拉长游戏生命周期

“游戏开发商最头痛的地方在于,一款成功了,下一款未必能成功,如果下一款游戏不行的话,公司就难以持续性地创造价值。”王明耀说,而乐逗游戏则从《水果忍者》的案例出发,摸索出一条持续提供精品游戏的商业模式。

在2010年,基于此前做技术转包业务积累的技术基础和海外游戏开发商的资源,乐逗游戏开始做游戏发行商业务。《水果忍者》是乐逗瞄准的第一款全球性的热门游戏。

当时的乐逗还是一家不足20人,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没有成功案例,并且有近30家公司竞争这款游戏的中国发行权。为了拿下《水果忍者》,乐逗的联合创始人高炼惇前后和开发商交流了2个多月,最后亲自飞往澳大利亚,最终拿下了这款游戏的中国发行权。

2011年初,随着乐逗获得《水果忍者》国内独家运营权,并成功运营后,《神庙逃亡》、《愤怒的小鸟》、《地铁跑酷》等海外热门游戏均被乐逗收入囊中。也正是从《水果忍者》开始,乐逗拿到了游戏开发商提供的源代码,并在游戏里加入自己设计的元素。

“这样一来,游戏的生命周期就被不断地拉长。一般手机游戏的生命周期是到了一个高峰值后迅速跌落谷底,但经过乐逗改进的游戏,在经过一个高峰期之后,又能迎来新一轮增长,这是一个极为令人兴奋的事情。”王明耀说。

在乐逗游戏CEO陈湘宇看来,乐逗游戏的核心竞争力里,排在第一位的即是游戏内容的把控与运营能力。创梦天地的招股书指出,多个海外游戏内容商为乐逗游戏提供了源代码,乐逗则在此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加入“中国元素”,一方面可以加强对内容的把控,同时还能有效降低开发失败率。目前,已经与乐逗展开这类合作的海外研发商有Disney, Gameloft,Smilegate等等。

得益于联想系基金联动

根据创梦天地的招股书,“联想系”通过旗下三只基金(联想之星、联想集团、君联资本) 持股比例达到25.58%,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在2010年底获得联想之星的投资后,2011年底,乐逗游戏又得到君联资本和红点投资共计1000万美元的投资,这笔投资要得益于“联想系”基金的联动。

同为联想大家庭之中,联想之星专注于天使投资,君联资本专注于VC,团队之间有着频繁的沟通。一次,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参加联想之星的会议,了解到了乐逗游戏这个项目,当时乐逗游戏也正在筹划下一轮融资。

王明耀回忆,一周之后,陈湘宇就和刘二海在君联资本的大会议室里见面,聊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刘二海便表明了投资意向。在经过尽职调查后,君联资本与红点投资总计投入1000万美元。在此后,腾讯入股乐逗游戏,两家机构也参与了跟投。

如果单独计算联想之星的账面回报,不到4年时间,回报倍数约有100倍左右。不过,王明耀表示,作为早期投资机构的联想之星,对投资回报并没有那么看重,投出有影响力的企业,才是最重要的目的。

据悉,联想之星的定位在“发现并培养优秀的科技创业领军人才,孵化科技创业企业,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首期4亿元的天使投资基金,全部由联想控股出资,而且没有对这部分基金提出具体的回报要求。

这也成为联想之星投资早期项目的独特优势。“这样的钱最适合来做早期投资,否则的话,有回报压力,动作就会变形,心态也会变化。”王明耀说。

据他介绍,柳传志在一次联想之星的会议上,听到联想之星团队介绍自己在财务上的目标时说,“你们不要算这个账,我们对你们没有财务上的要求,你们只要服务好创业者,做好了,自然就有回报。”

到今年底,联想之星首期4亿元的投资会陆续投完。“接来下,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在TMT这个方向上,会投得越来越积极,以后每年可能是投30到50个的数量。”王明耀说。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